这一定就是天长地久1500字

睁开眼睛的时候,才发现车外已经是熟悉的景色了。两天不在这个地方,树上却大多都开了花。记得前两天从广场上回家的路上,沿途只有一树桃花开,有枝条垂下来,伸手就可以够得到。阳光熙熙攘攘的,很美。然后照下来,存起来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。而现在,是清明的最后一天,沿途的迎春花远远地只看得到一片灿然的金,然后便是细细的玉兰,桃红的颜色微微泛出点白,芝兰玉树,不知怎么就想到这个词。然后就想到....这天的喜事。好的,让我们倒叙回去,回到....昨天。

清晨,五点起。当车走在高速路上,我向窗外望去,不知是天际线或是地平线,有一片暗金色的流光,它们静止着,还是浮动着我不知道。这一天...大概都会好的,我这样想。

呼....坐在车里,走在高速上。从大连,经锦州,到朝阳,沿路从重工业区,到一马平川,再到山峰沟壑。起起伏伏的山形,却一直看得到大片的桃花簌簌开着,真的是春天来了呢。我这样想。

先到了农村,见了我的姥姥姥爷。然后再到城市。

是的,明天是我大哥结婚的日子。而今天,我大姨会在自家摆宴,男方女方这边的人得要过去,这大概是风俗。【鉴于我的语言表达能力有待考验....还是顺叙比较好..另:请勿用各地方风俗评论..其实我也不太懂,只是我看到的我想的】

下午又回到城市里【大姨家..大概是郊区那样子】,然后晚上再过去....专门请的厨师晚上也过来了,会准备明天摆宴的酒菜。我看到院子里支起了两口大锅,厨房中还有各种菜是明天会用的。然后我知道....六点来的我们要等一个小时那样子。!!当时就有种虚脱站不稳的感觉。那个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,偶尔会有摩托车从门前经过,扬起一阵尘沙。院子里的白桃开了遍,杏花还打着骨朵,对面院子的桃花在这边看过去有夕阳的光影掠过的一点,很静。虽然有些吵。挎着相机,走在石砖砌成的阶梯上。

然后...有些无聊。索性走出院子,拿出手机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。想做些什么。

到吃饭的时候已经是七点的样子了。吃过饭后,有一点闲暇的时间。院子里,人们还在准备着明天的一切,油锅上的烟囱有热气慢慢的升腾起来,空气中会有淡淡的肉香味,四喜丸子及、肘子、溜段肉、酱汁鱼、这些大概是前一天就要将它们做熟,第二天再装盘,浇汁。偶尔的会望向天,月是弯的,不是星罗棋布,我能看到的只是数的过来的几颗。这里的天空很透彻,星星很亮,它们离我很近。“这里很热闹。城市里是没有的。两大家子的人都在一起,大锅饭,几大桌...这里还能看到星星,天空很亮,它们离我很近。然后觉得作业没写完什么的都不再重要了。”我把这些话发给一个人。的确,这样静,就可以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记得。曾经记得的,不记得的,想要记住的,想去忘记的,这个时候画面都模糊,都不再重要。

晚上九点就睡了。

四月七日,晴,心情同天晴。

四点五十起。五点二十便到了大姨家。【我想说,同桌你六点才被闹钟叫醒!我平时上学起的都比你早!】

这里没有伴郎和伴娘。人们都说,去个妹子,过一辈子。俗称是接亲。所以我得跟着我哥去接我嫂子。

今天的讲究就很多了。送亲的妹子【啊哈...就是我】得给我哥开车门。车头都要朝着东南方向。手电筒要用红纸包住,一直开,放在车的后座。到了新娘家,几乎是每一层都会有人拦门,给红包才让进。新娘坐在床中央,新郎先要找到事先藏好的新娘的鞋,两只都找到后给新娘穿上,将她扶起。床边沿放着五尺红绸,红绸上是绣着百年好合的腰带。新娘为新郎系红绸,新郎为新娘缠腰带。那之后是向长辈敬茶。然后女方家送亲的人会带着聚宝盆和嫁妆到男方家吃饭。【这段时间我有全程观看!过程略坑啊!第一层的时候我哥手中的花束就被折腾伞了些啊....然后鞋什么的真心找不到啊!最后还是我哥出血本贿赂到的啊!后面什么的还是挺顺利的.....】之后还是有些说道的,在经过每一个十字路口或是大桥的时候,新娘要将事先准备好的分子【就是硬币】一个一个抛出去,如果对面同样是婚车,还要抛顶子【大概是这个吧....就是小小的钢锭差不多这样子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】

那之后便是新娘进门,不过这一段进行的时候我在车里啊,就没有看到啊 TAT....挺遗憾的。

还有想说的一件事就是....结个婚真的要累死了啊!据嫂子说....她两点就起来了,女方家要包好饺子和面皮【饺子大概只有半个小手指那么大】,然后就各种折腾啊!【我感受到了全世界的恶意】

饺子和面皮同样是用红纸包着,下过水之后,碗中先盛面皮,后盛饺子,盛出两碗后我来端给新人,然后....【至于怎么吃请自行想象】,吃完后要问:“饺子生不生?”“生!”【懂的吧懂的吧~】这些只能让新人和新人的父母吃,别人是一口都不能动的。

在之后便是婚礼了。请新娘,请二老,交换戒指,倒香槟,交杯酒......你是否愿意。我愿意。最后是摆宴,敬酒。

怎么说,有种不明原因的感动,别问我为什么。这就是婚礼。这,便是一生。写到这里,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那还是不说了吧。

不管怎样,哥,嫂子,你们要好好的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天为比翼,在地连理。

然后,回家,在车上昏昏沉沉的睡了。朝阳,那里很热的天气,衣服一会的功夫就都贴在了身上。再睁开眼睛,已经到家了。

辽宁朝阳一中九年二班文萃

指导教师刘秋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