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三九年级下册语文第五单元作文:孔子办学2000字

话说大教育家孔子活到了20 世纪90 年代,仍干着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的工作。这一方面是为了发挥余热,另一方面也是为生计考虑。

晚年的孔子混得并不潇洒。尽管他曾出过国、讲过学、着过书而且知名度也颇高,但终因不懂英语、不懂俄语、不懂日语,外语职称考试总是过不得关,所以在大学里总是评不上教授、副教授,最后只好灰溜溜地退了休。

孔子退休以后,闭门思量多日,最后回到故乡,重操旧业办私学,既托亲朋好友,又到银行贷款,最后凑了数百万元,创办了孔氏中学。学校挂牌那天,当地政界要员和其他社会名流都纷纷登门祝贺,当地报纸还发了头版头条。由于孔子的号召力很大,生源不错,聘来的教师水平也高,再加上孔子的教育思想得到了很好的贯彻,孔氏中学的教育质量不错,升学率也一年高过一年。每到招生时节,更是门庭若市,热闹非凡。

历史的车轮转到了20 世纪末的某一天,主管单位来电话,召孔子赴教育局开会,传达上级指示私立学校也要实施素质教育,不能再搞“应试教育,私立学校也要减轻学生课业负担,不能再搞题海战术。

由于这次会议很重要,县里的一位领导也到会讲了话。这位有些盛气凌人的年轻领导说,“‘减负’是一件大事,不能麻痹大意,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都要抓好这项工作。我们一定要转变观念。过去,孔夫子在《论语》一开篇就强调‘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’,是有道理的。学习确实需要反复温习,反复温习的目的是为了有所得,是为了温故而知新。但如果不加限制地一味让学生‘习’下去、‘温’下去,那不是加重学生的课业负担吗?所以,我今天郑重建议,‘习’的次数能不能限定在五六次?你们一定要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,一手抓升学率,一手抓‘减负’。县里统一规定,小学生作业量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,如果谁加重课业负担让学生喝了农药上了吊,教师开除,校长撤职,学校关门,还要追究刑事责任!

说实话,孔子还在大学任教时,就对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有所耳闻。自己回乡创办私立学校以后,也一再告诫任课教师不要加重学生课业负担,要在事半功倍上下工夫,他甚至不再在公开场合宣传自己的那句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的名言。

可孔子的话现在不管用,孔氏中学的教师搞的是聘任制,后来还顺应时代潮流实行学生选老师。家长一门心思想的是送子女考中专,考大学,考研,出国留学。谁能帮助子女考试取得好成绩,谁就是受学生爱戴、家长拥护、社会尊重的好老师。要是哪个老师搞改革、搞“减负,把学生的成绩和学校的升学率减下去了,家长们一千个不赞成、一万个不答应,甚至会群起攻之,强烈要求学校让这位教师“下岗。所以,孔氏中学的教师暗地里都较着劲,纷纷使出看家本领抓升学率。胆大的教师甚至公开对孔子说:“孔校长,您还是先把教育质量抓上去再说吧。孔氏中学要是一年到头考不了几个中专生和大学生,谁还到您这里来上学呀?孔子想想也有道理,升学竞争太激烈了,不重视升学率也不行啊,所以也就睁了一只眼闭了一只眼,没有太把“减负这事当回事了。

这回孔子可不敢大意了,从教育局一回来,就立即召开了全校教师大会,如此这般地传达了上级指示,并把有关文件照本宣科地高声诵读了一遍,最后明确表态,在这个问题上不能与上级对着干,一定要把学生的负担减下来,谁要是在这个问题上出了事,就“格杀勿论,绝不心慈手软。

孔校长表了“硬态,那些招聘来的教师自然不敢公开反对。有些暗地里炒股的青年教师放声高呼:“呜呼,咱们解放了!从此,孔氏中学早晨听不到读书声,下午难见教师的影,晚上也不开日光灯了。

学生的负担是减下去了,家长的意见却多起来了。有位也是县领导的家长甚至当面质问孔子:“在升学率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好的时候,你‘减’什么‘负’呀?你的孔氏中学办不办得下去是小事,孩子们的前途可是大事。老孔啊,你得想个万全之策啊。

这万全之策孔子是想不出来的。他唯一想做的是,一手抓“减负,一手抓教育质量的提高,但这谈何容易啊。就拿因材施教来说吧,这的确是提高教育质量的好办法。可是,过去孔子搞的是小班教学,搞了几十年教育,才带了3000 个弟子,也只出了70 个贤人。可如今孔氏中学一年就要招进3000 个学生,而教师才100 来人,哪有时间、精力和能力去因材施教啊!再说,不搞因材施教,孔氏中学一年也要考1000 多个大学生呢。

家长的意见越来越大,使出来的对策也越来越多:有路子的家长让子女转了学:有票子的家长为子女请了家教;有房子的家长把房子租出去给人家办补习班,让自己的子女做旁听:既没有路子,也没有票子,又没有房子的家长,干脆让子女辍了学。

孔氏中学的学生在一天天减少,孔氏中学的老师也在一天天减少。那些有本事抓升学率的老师已被那些暗地里不搞“减负的学校高薪聘走了,留下来的不是退休返聘的,就是临近退休的,或者是翅膀不硬的。

历史的车轮又转了两年,孔氏中学不得不关门大吉。有趣的是,当地那家曾在头版头条报道孔氏中学开办这一消息的报纸,这回还是用头版头条发了孔氏中学关门的消息,并且有意在三版头条刊登了孔子撰写的论文《论“减负的七大关系》。

在这篇长达5000 字的论文中,孔子认为,在新形势下,要科学而有效地落实“减负精神,必须处理好“减负与质量的关系,学生负担要减轻,教育质量要提高,必须处理好“减负与职责的关系,学生的负担要减轻,教师的责任要增强,素质要提高;必须正确处理过重负担和合理负担的关系,过重的负担一定要减下去,合理的负担一点也不能减;必须正确处理减轻课业负担和减轻心理负担的关系,过重的课业负担一定要减下去,过重的心理负担更要减下去;必须正确处理“减负与考试检测的关系,学生负担要减轻,考试标准要革新;必须正确处理“减负与传统教育思想的关系,“减负是现代改革的潮流,但对传统教育思想中的合理内核,比如勤学苦练、温故知新不能全盘否定;必须正确处理家庭、学校、社会的关系,实行综合治理,坚决杜绝学校“减负、家长“增负的现象。

孔氏中学停办或者说是倒闭后的半年里,人们很难见到孔子的踪影。有人说孔子在卧床养病,有人说孔子在写回忆录《孔氏中学》,也有人说孔子被另外一家不搞“减负的私立学校聘走了,还有人说孔子正在申办一所新的私立学校。